新闻内容

抚养28名孤儿的都贵玛
作者:匿名 2019-11-30 15:23:29 热度:2452

Duguima

Duguima和Batusleng,她曾经抚养的“国家的孩子”之一。

查根·贝特尔和斯伦贝谢

辉煌的70年

大国的支柱

据新华社报道,习近平主席17日签署总统令,根据13届全国人大常委会13次会议下午表决的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授予全国奖牌和全国荣誉称号的决定》,授予42枚全国奖牌和全国荣誉称号。其中,杜吉马(女,蒙古族)被授予“人民模范”国家荣誉称号。

20世纪60年代初,年仅19岁的杜桂玛主动照顾上海的28名孤儿。她用半个世纪的真爱表达了她无限的爱。

面对荣誉,77岁的杜吉马(Duguima)说,一个人的生活从来不充满工作,总是有无穷无尽的事情要做,但最重要的是他所做的能够得到党、国家和人民的认可。

文、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丹

一大早,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四子王旗县城就下着连绵不断的毛毛雨,秋天越来越浓。这位77岁的杜吉马老人坐在家人的餐桌旁,有时看着窗外的雨,有时看着桌上的手机,然后拿起电话看看是否有任何“声音”从电话里传来。当他找不到声音时,他放下电话,向窗外望去。

老人的左手经常不经意地摩擦右手的食指。原来她右手的食指已经严重变形,“过去炒饭太累了,”她女儿朝日在她身边解释道。

《国家的孩子》

20世纪60年代初,中国连续三年遭受自然灾害,导致全国不同程度的粮食短缺。在江浙两省受灾严重的农村地区,许多家庭选择将年幼的孩子遗弃在上海等大城市。上海孤儿院接收的弃婴比正常年份多几倍。然而,由于食物严重短缺,孤儿经常营养不良、过早死亡和其他现象。时任全国妇联主席康克清立即向周恩来总理报告了这一情况。

在周恩来总理的指示下,康克清找到了时任内蒙古自治区主席乌兰夫。乌兰夫立即决定紧急从内蒙古向上海调拨一批奶粉、炼乳和奶酪。考虑到这种援助只是暂时的,乌兰夫在咨询了内蒙古的其他领导同志后,决定将上海所有孤儿送到内蒙古供牧民抚养。

在周恩来总理确认这一想法后,乌兰夫立即派人到上海讨论孤儿与内蒙古的联系和准备工作。对于这次行动,乌兰夫发出了“一个接一个,一个接一个生活,一个接一个加强”的指示,以确保3000多名孤儿安全抵达目的地。

当时,牧民们骑着马,开着勒雷车,来到托儿所申请收养孤儿。一些牧民甚至一次收养了五六个孩子。牧民对待孤儿就像对待自己的骨肉一样。他们教他们打猎、骑马、说蒙古语、读写,留下了许多感人的故事。牧民亲切地称南方孤儿为“乡下孩子”。

28名儿童的额济纳

1961年9月的一天,杜贵马被分配到乌兰察布联盟(现乌兰察布市)的四子王旗托儿所,抚养刚刚从旗上收到的28名“乡下孩子”。那年,她19岁。经过简单的训练,这个还没有成家的女孩变成了28个孩子的额济纳(蒙古语意思是母亲)。杜吉马说:“当时,28名孤儿相继被送去。最小的只有满月,最大的只有6岁。它们就像等待喂食的小羊羔,等待草原宽广的胸怀接纳它们。”

事实上,杜吉马自己也是个孤儿。她4岁时父母去世,她是由月经抚养大的。因此杜吉马对这些孤儿有着特殊的感情。“根据我们蒙古的传统,我们给他们穿衣服,这意味着这些孤儿将在草原上重生。”

“为了让这些南方的孩子逐渐适应草原生活,他们在旗里举了6个多月,在苏木镇举了9个月,然后慢慢让牧民带他们回家。”杜吉玛回忆说,每次她变得强壮或长大,其他人都会吃一个。她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痛苦的血肉分离。

她告诉记者,从过去到现在,她一直觉得孩子们不仅是“国家的孩子”,也是“自己的孩子”。从她成为他们的额济会的那一刻起,她就成了他们一生的额济会。

在杜吉马家照片墙上的黑白照片中,19岁的杜吉马坐在相机前,表情严肃,目光坚定。一些瘦小的身体支撑着宽大的蒙古长袍。

后悔没有记住他们的“名字”

至于为什么只有19岁的杜吉玛要负责抚养28个孩子,她解释说,这主要是因为她能够“写下来”

那时,草原上的人口严重老龄化,年轻人和新一代更少,有文化记录的年轻人更少。刚刚从学校毕业回到草原的杜桂玛,已经成为草原上为数不多的“知识分子”之一。因此,能够顺利记录28名儿童的健康状况,加上没有家庭的压力,19岁的杜吉马在各种情况下成为“最佳候选人”。

“草原牧区和农业区不同。农业区仍然有繁忙的农日,而牧区必须全年工作。”她解释说,开始时,她也考虑过是否能同时照顾这么多孩子,但几天零几个月后,她慢慢来了。杜吉马回忆说,当他们来的时候,这些孩子都有名字,在牧民把他们带走后,他们都改名为蒙古人。

“我越来越年轻,我不想写下孩子们的名字。如果我大一点,我可能会写下他们的名字。”杜吉玛说她现在几乎已经忘记了,仍然后悔当时没有记住孩子们的名字。名字对这些孩子有多重要。“当时,我只做了当时我应该做的事。从长远来看,我从未想过一些事情。毕竟,他还很年轻。”

草原牧民从杜吉马手中接过孤儿后,这些“乡下孩子”就扎根在草原上,从未离开过。

"坚定地站在这片草原上。"

今天,这些由马贵抚养长大的孤儿大多已年满60岁,成为祖父母,有些已经去世。"不管他们多大,他们都将永远是我的孩子。"杜吉马说,现在她仍然记得另一个叫“胡和”的孩子,她小时候总是溺爱她。尽管他后来被牧民收养并抚养长大,但在杜吉马看来,他仍然是她一直抱着的4到5岁的孩子。

一年,“胡和”来拜访杜吉马时已经30多岁了。杜桂玛仍然会轻轻地摸摸“胡和”的头。"在我看来,他还是个孩子。"然而,当胡和因某种原因去世时,杜吉马说她仍然会想起那个孩子。

在杜桂玛和孩子们的聊天中,他们有时会谈到想回“上海”看看的愿望。有些人甚至找到了他们所爱的人。然而,面对多年不见的亲戚,更理智的亲戚会告诉他:“我们还活着,你的梦想已经实现,梦想实现后,我们会继续活着。”所有孤儿的选择是回到这片草原继续生活。这是他们的家乡。杜吉马有时告诉他们这些孤儿,你们都已经60多岁了,你们有自己的孩子和孙子,所以呆在草原上。

"在生活中被认可才是最重要的."

近年来,杜吉马的事迹受到广泛赞扬。她先后荣获“中国十大杰出母亲”、“三八红旗手”、“全国民族团结进步先进个人”等荣誉。她还被用作制作电视剧《静静的伊敏河》(Quiet Yimin River)和电影《草原Egidioguima》的原型。

当进入杜吉玛的卧室时,她旁边有一个柜子,一叠厚厚的她赢得的荣誉证书,柜子的台面上也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奖杯和奖牌。

“起初,我只从我周围的人那里知道。后来,我通过一些新闻了解到一些具体的信息。”杜桂玛说,她一直获得许多荣誉和称号,赢得“人民模范”的国家荣誉称号对她的一生来说非常重要。“这一荣誉来自我们的党和国家以及人民。因此,我认为党、国家和人民在我的生活中认识我。”她激动地说,一个人的生活从来都不是充满工作,总是有无穷无尽的事情要做,但最重要的是他所做的能得到党、国家和人民的认可。

“民族之子”查根·贝特尔:

谢谢我的草原母亲

64岁的查根·贝特尔和63岁的施仁宝曾经是杜吉马抚养的28个“国家儿童”之一。之后,他们走到一起,成了夫妻。现在,甚至他们的孙子也超过10岁了。

面对曾经抚养他们的“额济纳”杜桂玛,查根·贝特尔用一些不熟悉的普通话表达了他的真实感受:“谢谢我的草原母亲。”施仁宝用蒙古语告诉儿子:“伟大的母亲!”

文、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丹

查干·贝特尔和施仁宝在嘎查(村)长大。在他们所在的嘎查,有五六个“上海孤儿”。“那时我只有两三岁,我甚至不记得自己从哪里来。”斯伦贝谢回忆说,收养她的母亲告诉她她来自上海,她最小的时候有一个额济纳养大了她,额济纳就是杜桂玛。

“每周看望老人”

冈·宝丽达是查干·贝特尔和史仁巴拉的儿子。他也不记得父母什么时候经常提到“杜吉马埃吉”这个名字。"他们从小就告诉我们,杜吉梅吉在他们被养父母收养之前就把他们养大了。"因此,冈宝丽达说,在他们眼里,独孤马也是父母的“额济纳”,是一个需要尊重孝道的长者。

在新年和节假日,查干·贝特尔和施仁巴拉像看望父母一样去拜访杜吉马额济纳。有时候,因为一些事情或者因为我不能从其他地方回来,我会让我的孩子去旺都圭马。

刚宝丽达笑着说,他的父母都没去过上海,但他跟着孩子去了上海参加比赛。查干·贝特尔和施仁宝以前在牧区生活了很长时间。直到大约十年前,他们才从牧区搬到国旗上,因为他们需要照顾他们的孙子。这也让他们更接近杜吉马额济纳,他也搬到国旗,“几乎每个周末他们都去额济纳的房子看看。”现在我每天都用手机和阿奇通话。

“伟大的母亲”

每当杜吉梅吉经过加查时,斯伦贝谢就会停下马去看她家,然后骑上马。“我们离国旗不到300公里,离蒙古大约10公里。”甘宝丽达说草原上的人很少,所以每个家庭都很亲密,他们抚养的孩子就像草原上的孩子一样。

施仁宝说杜吉梅吉抚养了她和其他孤儿。如果不是杜吉梅吉,他们可能不会等他们的养母把他们带走。用蒙古语,她让儿子冈巴利达转达她对杜吉梅吉的感谢:“伟大的母亲”。然而,一直默默地听着演讲的查根·贝特尔(Chagan Bateer)用他不熟悉的普通话表达了他的感激之情:“谢谢你,草原之母”。

五分彩投注 广东11选5投注 快乐赛车pk10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msolde.com 水岭门户网站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