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内容

远离优雅写作,直面疼痛现实
作者:匿名 2019-12-02 17:07:24 热度:3506

作者:蒋菲,安庆师范大学文学系教授,硕士生导师

新世纪以来,文学发展迅速,繁荣昌盛。然而,我个人认为,面对真正的痛苦,文学总是显得有些害羞和胆怯。似乎没有多少现实主义杰作真正正视问题,揭示人们的生活条件和精神环境。有些作家有意无意地进行了一种非个人的、虚伪的、个人的甚至无关紧要的“高雅写作”,仿佛与时代和人有差距。对他们来说,他们最缺乏的不是技术,而是生活经历和难忘的经历。这种文学是“无声文学”。这样的作家是那些缺乏责任感的人。那么,为什么作家应该承担责任,他们应该承担什么,他们应该如何自觉地承担责任?

鲁迅的家乡位于浙江省绍兴市鲁迅中路。

作家应该承担责任,因为这是现实的要求,也是心灵的要求。作家阎连科曾经说过,“小说可以疏远现实,在桃园里轻轻地走,但不能长期走出现实的痛苦,也不能长期面对现实的痛苦而无动于衷。”从这个意义上说,现实是作家创作的沃土。作家的创作是为了表达一种存在感和痛苦感,是为了真诚而持久地尊重、关心和表达人们的“现实的痛苦”。

一个有良知的作家只有深入现实,深入自己的内心,让内心长期对痛苦敏感,才能感受到人们的痛苦。可以肯定的是,当今文坛也有一些优秀的作家和作品,其中蕴含着强烈的人道主义情怀,关注人类价值观,尤其是对底层民众的命运和机遇、生存欲望和精神困境充满了“理解同情”。由此,城市和乡村交织在一起的生活场景和时代图景得以建构,揭示了时代变迁中的人性轨迹。

一位作家曾经说过:“写作是一位表达自己世界观的作家。这是在他的正常生活中挖掘一条秘密通道,到达那些需要照明、关怀甚至救援的群体。一个有良知和抱负的作家应该做的唯一事情就是重新发现、创造和建立一种新秩序,并以这种秩序建立一个完整的艺术世界。”我认为这是一个好作家的好例子。

每个作家都应该在他那个时代、他的国家和思想史的精神地图上。每个作家都应该有一个独特的精神旅程。在中国近代史上,有许多这样负责任的作家,如鲁迅、沈从文、王鲁彦、萧红、赵树理、刘清等。如今,这样的作家似乎越来越少,取而代之的是既没有实践经验也没有人文情怀的作家。他们要么盲从潮流,敷衍空调房里所谓的“苦底”,走抽象、概念和极端的道路。要么迎合大众,满足于做一个讲故事的人,多年来只为灵魂煮清汤,不管缺乏价值判断和思想内涵,走拒绝深度和奉承共同精神的道路。这种写作注定是投机和肤浅的。换句话说,一个负责任的作家必须走在生活的第一线,潜伏在社会舞台上,认真探索其中蕴含的精神价值和审美意义,生动地表达复杂、深刻和广泛的中国经验,真实地讲述中国变革时代的故事。

沈从文先生1983年在北京

一位著名作家曾提出他的文学立场和“作为普通人写作”的主张。潜台词是作者应该尽可能地减少姿势,消除作者和普通人之间的距离。然而,在短时间内,许多作家还没有能够完全消除他们的优越感。一些著名作家和明星作家甚至生活在一个华丽的身份世界里。他们还没有找到一个在平等的基础上与普通人见面的平台。在骨子里,他们仍然假扮成“代言人”。

事实上,作家不是人民的“代言人”,而是“以人为本”的观察者、翻译者和美学家。一方面,作家应该尽可能地接近他们,面对面和心心相印地与他们交谈,倾听他们内心的声音和要求,描述他们的真实情况、真实心态和精神面貌;另一方面,作家应该有一颗“大心”,超越阶级、身份和题材的局限,以应有的热情、冷漠和修养从事文学创作。此外,还必须重建现实主义立场,超越公众经验和审美趣味的限制和想象,摒弃相同的叙事方法和语调,努力探索平民生活的各种新的叙事可能性,努力彰显作家的个人风格、艺术气质和人道主义精神。

总之,作家应该是整个世界的回声,而不仅仅是个人心灵的保姆。文学应该是人类真实、美好和美丽的共同声音,而不仅仅是个人放纵的低语。在新的文学时代,我们期待越来越多有信仰、有感情、有责任的作家,特别是年轻作家,自觉地建立自己的问题意识、历史意识和形式意识,重新发现、创造和建立新秩序。远离优雅的写作,面对痛苦的现实。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创造出有力量、有肌肉、有骨头、有血有肉的现实杰作,传达出更深更广的时代精神和人性的呐喊!(蒋菲)

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长期以来一直在征集优秀作品。我们真诚邀请您以态度、温度和深度评论文学作品、事件和现象。这篇文章应该在2000字以内,意思清楚,内容完整。一旦缴纳会费,将支付相应的报酬。请留下您的联系信息。感谢您的关注和支持!提交邮箱:wenyi@gmw.cn。

江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广西11选5投注 秒速赛车app 江苏快3投注 浙江十一选五投注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msolde.com 水岭门户网站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